您的位置 首页 >> 汽车资讯

欲擒故纵

来源:瞄你车 时间:2019年10月21日

帝九姬坐在镜前梳理,想着,就要当新娘了本该高兴的,却不知为何总高兴不起来。

这五百年来,那个人来都不来看她,她一等再等,渐渐心已成灰。

这一厢情愿的日子她已过腻,或许她真该忘了,可她好不容易才聚魂回来,又是为了哪般?

她伤心难过,却不能将心事现露,唯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暗泣。

她没有能说得上话的人,只好去麒麟圣地看赤郢。

赤郢身体已康健许多,据说麒麟王得了昧神药,终于根除了赤郢的病根。

现在的赤郢能蹦能跳已与正常人无区别,隔三差五的,他还来天宫看她,每次来,都带了好多新鲜的果子,这些都是她爱吃的。

她很感动,但她只把赤郢当成哥哥,仅此而已。

而赤郢对她再动了情,她早有察觉,只是不让他有机会表白。

她曾间接地跟赤郢暗示过,他倒一点不生气。

其实她也很恨自己,赤郢那么好,为什么自己就不能爱上他。

感情是种自私的东西,不能因为某人对你好就随便赠予。爱就是爱,不爱打死了还是不能爱上!

她好恨自己,捶了下自己的脑门,却仍忘不了那只狐狸。

她在等他,他却始终没来。

她的伤心失落被赤郢瞧了去,赤郢拍着她肩头道:“阿九!你心里有了人?”

帝九姬一怔,眸眶忍不住酸胀,如此肯定的表情,让赤郢心下一沉。

“他在哪?我去跟他说!”

帝九姬心慌了,忙攥住赤郢的手臂阻止他道:“不要!他心里若有我,哪怕上天入地也会寻着来;若是没有我,就是我站到了他跟前,他也不会多看一眼!随缘吧!”

“阿九!何必这样对待自己!看你为他消瘦憔悴的,我心痛!”赤郢难过地道。

“对不起郢,让你担心了!”帝九姬垂下头,掩在眸底的两颗晶莹泪珠夺眶而出,不经意地在她垂头那会滑落而下,着实灼痛了赤郢的心。

她是他最爱的女人,他知道她不爱自己,只将自己当成兄长,可他却见不得她难过。

赤郢定定神,倏忽间冲帝九姬道:“我有办法,让那人赶来见你!若他不来,阿九,你得答应我,此生此世,定不再见他!”

帝九姬一愣,忘尤性情随意从不受拘束,若是他不想做的,谁能逼得了他。

红唇一咬道:“好,不妨说来听听!”

赤郢嘴角牵牵,伏在帝九姬耳畔低语。

“成亲?”帝九姬不可思议地望着他。

见赤郢点头,又接着道:““不,这样会让你难堪,你是麒麟族世子,若这场婚事搞砸,如何跟你父王和族人交待!”

“阿九,你说将我当成兄长,那么为了妹妹的幸福,我这当兄长的,做点小牺牲又有什么不可!”赤郢安慰帝九姬。

帝九姬心里有一万个反对,“可是……”

赤郢示意她不要担心。

“此事关系到天庭与麒麟族两族联姻,若是婚事搞砸,定会让天帝颜面扫尽!郢,我不赞成!”

赤郢见她想不通,只好伏在她耳畔又说了几句。

“啊!你要娶她?”

“嗯!她老欺负你,本世子娶她回去好好管教一番!”

帝九姬有些哭笑不得,见赤郢执意如此,便点了头……

待嬷嬷将最后一支金凤珠钗替帝九姬插入发髻,帝九姬整个人都是金光灼灼的。

这身喜服是织女姐姐亲手为她所织,用得是上等鲛丝织成,软烟罗薄如蝉翼,再配着金色的龙凤图案,中间又点缀着点点红缨,红艳如霞间,拽地三尺有余。

见时辰快到,喜娘将红盖头替她遮上,扶着她步入九龙玉辇。

赤郢一袭红艳新郎服,翩翩然然坐于金麒麟兽上,迎着九龙玉辇直往麒麟圣地。

一路七彩祥云滚滚,仙乐袅袅,不绝于耳,从天宫一直奏到麒麟圣地。

“呯!”九龙玉辇突然被迫停下。

帝九姬冷不防一个趔趄,差点从九龙玉辇上滚下,好在她伸手快,扶住辇车的把手。不过额头就没那般好运,早撞红了,此时隐隐生痛着。

她抚抚额头,撩开一角辇车上的鲛纱。见一蓝衣雪发男子正站在辇车前,硬将送迎的队伍隔成两段。

心瞬间被提紧。

赤郢见忘尤终于来了,用传音术告知帝九姬:“阿九!一定要幸福喔!”

“谢谢!”帝九姬脸上逸出笑容,攥着鲛纱的手都抑制不住颤抖着。

不过即便这样,她仍要将戏演完,不然就白费了赤郢的苦心。

“何人在此?胆敢阻拦天家公主出嫁!”喜婆叉腰叫道。

忘尤一双凤眸波光潋滟,直盯着九龙玉辇:“九儿!我带你走!”

帝九姬勾嘴浅笑,却故作矜持道:“你谁啊?”

忘尤蹙紧眉头。

还没想起么?不打紧,往后有的是时间想起!

喜婆瞧着时辰不早,忙吩咐送亲的天兵天将将忘尤团团包围,忘尤望望众人,他不想杀人,更不想在这个特别的日子杀人。

掌风一扬,九龙玉辇上鲛纱被迅即撩开,一抹俏丽身影被吸了出来。

她顶着红盖头,看不清她的表情,不过看她如此淡定的神情,应该高兴的很。

很好,敢当他面嫁人!

帝九姬没想到,他一出手就这般大笔。

这缚神索,勒得她浑身作痛,她开始心疼织女费了一个月时间,为她织得这身嫁衣。

臭狐狸!看你拿什么赔我的嫁衣!

腰肢一软,人已落进忘尤怀中。

熟悉的气息,让帝九姬心跳加速,双颊红得像个苹果。她从没这刻这般紧张过,好在有红盖头遮住,她的羞赧忘尤暂时还看不到。

他的怀里依旧那般温暖,只不过……好重的酒味,他喝酒了!

帝九姬涂满蔻丹的纤指紧紧攥住忘尤的衣襟:“你……带我去哪?”

他不睬她,隐约听到他鼻子哼了哼,似乎正生着气。

帝九姬想,他这是生得哪门子气,要生气也是她啊!

“喂,臭狐狸!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闭嘴!”他终于吼她。

耳边风声潇潇不绝,却有她熟悉的果香味迎面扑来。

忘忧岛!

她心喜,这是他的家!往后也会是她的家。

未等她回神,风声已去,只听“呯”一声,他一脚踹开殿门,将她扔在了榻上。

帝九姬被摔得头晕眼花,红盖头被他一把扯下。

他冷冷一笑,眸光森寒清冷,让她心虚的不敢看他。

“你……做什么?”她怯怯道。

未等她反应,吻已覆上。

作者寄语:这个故事到这里正式完结。后面的就不要我多说了,反正就那几个字,春宵一刻值千金!你们去想吧哈!这叫欲擒故纵懂么,女主娇情的很呢!哈哈!

美女图片大全

性感美女图片

标签:
友情链接+
为奴为夫 铸钢阀门价格 网络武侠小说 FST40000J仪器化落锤冲击试验机 在哪里学做包子 东莞床垫批发 蓝牙模块 约会的聊天技巧 裹胸裙萌妹子私房迷人写真 俏孔雀镂空肚兜大胆写真 黑丝御姐唐溪若情趣蕾丝让人销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