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汽车资讯

诡迹之深林奇遇

来源:瞄你车 时间:2019年10月21日

第二天,我们早早起床。向村里的猎户借了厚厚的狗皮衣裤和帽子,打点好一切,便准备往山里进发。

杨大叔看我们的表情很明显是不太放心,对我们说:“你们这两个小子胆子也真够大的,那可是天狼啊!”

“叔你就放心吧。”凌子说。

“我知道你们从小都是练家子,可是你们要知道,那天狼可不是一般的东西,邪得很!”

凌子没再答话,只是露出一副自信的表情。

杨大叔给我们带了些肉干面饼之类充饥的东西,还给了我们两把锋利的猎刀,以便我们防身。

东北的冬天有一种非常独特的美,尤其是在山林里面,能看到在城市里绝对看不到的冰雪奇景。

太阳很好,映照在白茫茫雪地上的金色阳光显得活力十足,挺拔青翠的松柏让人看了都觉得精神振奋。

我和凌子仿佛一瞬间就回到了童年的时候。当然那时候我们并没有进过这么深的山林,可即使是在林边山脚,在漫天冰雪的环境中,我们也玩儿得非常开心。

洁白到透明的雪球飞来飞去,绽开一朵朵美丽的雪花,伴随着我们开怀的欢笑声,在山林中回荡。

玩儿了一整天,眼看着太阳已经向西沉了,凌子摸了摸已经饿得咕咕叫的肚子说:“时候也不早了,咱们还是先休息一下吧,白天是好玩儿,可是这深山老林,晚上还是挺危险的。”

于是,我们来到白天就注意到的一座小木屋里。

要知道,在我们这种地方,很多村民还是经常来狩猎的,所以就会在山林中建这种小木屋,里面常备着木柴粮食和盐,简单生活根本就不成问题。

而且我们白天还抓到了一只肥嘟嘟的野兔,晚上算是有口福了!

烤兔肉的味道是极吸引人的,看着混合着盐巴的肉正在滋滋冒油,我们就像是饿了八辈子的恶鬼一样,口水都流到了脚面上!

就在这时,我隐约听到木门外面好像有什么声音,很轻,但是我听得很清楚。

奇怪了,天已经黑了,这深山老林里会是什么人呢,难道说还有其他猎人上山了!

我走到门口拉开木门,但是外面并没有人!

奇怪,难道是我听错了!

忽然,我注意到脚下有什么东西在动。低头一看,竟然看见一只灰白色的小狼崽,正在雪地里瑟瑟发抖!

我脑子里瞬间一片迷糊,因为小时候在山村里,我是见过狼的,所以我认得这只是一只普通的小狼崽,并不是杨大叔所说的那种天狼!可是,我们这山林里的狼不是早就没有了吗,怎么会……

“子轩,怎么了?”凌子问道。

我把小狼崽抱起来进了屋说:“是这个小东西,看样子是离了群的,冻得够呛。”

凌子看了看小狼崽说:“不对啊,咱这山里不是没有灰狼了吗?”

我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可能还有,只是没被人发现吧。”

烤兔肉的味道早就在屋子蔓延开来,想来的这狼崽子从来没闻过这么好的味道,所以马上就振奋起来。

我撕了一块兔肉扔给小狼崽。

小狼崽一口接住,只听“咔嚓咔嚓”一阵咀嚼声,不一会儿的功夫一块兔肉就被消灭干净!

“狼就是狼啊,果然是吃肉的高手。看这尿性,咱这兔子还不知道够不够它吃的呢!”凌子说。

我看着小狼崽,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怜悯感。于是说:“没事,让它吃吧。我那份也给它吧,反正我不吃东西也没事儿。”

“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有爱心了?”

“小崽子估计是离群了,也不知道饿了多久了,怪可怜的。”

吃完了东西,我靠在破木板床上休息。那小狼崽挪动着毛茸茸的身体靠在我身边,一双小眼睛滴溜溜地看着我。

“小东西,知道我对你好是不是!”我笑着说:“还好不是个白眼狼。”

小狼崽盯着我,忽然嘴角向上一勾,那双圆圆的小眼睛轻轻一眨,竟然瞬间变成一双人的眼睛!

我身子一震,瞬间觉得头皮发麻!

但是当我仔细去看那小狼崽的时候,它却很正常,哪有什么人的眼睛和诡异的笑容!

奇怪,难道是我看错了!没理由啊!

“呜呜呜。”小狼崽像个温顺的小狗一样用头在我身上蹭着,显得很亲昵。但是我心中却感到很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会发生。

看来晚上是不能睡了,我必须要好好观察一下这奇怪的小家伙。

夜已经很深了,凌子的鼾声早就像雷震一样了,小狼崽也偎在我身边睡得正熟。因为没有起风,外面安安静静的。这种环境,就好像是完全洗去了我们身上那些来自城市的喧嚣,让我们进入完全天然的境界。

“砰砰砰!”就在我的意识也有些模糊的时候,几声激烈的敲门声打破了夜晚的沉寂。

我打开门一看,竟然是我们进屯子之前看到的那几个凶神恶煞的人!据杨大叔说,他们是来抓天狼的,看他们一脸黑气的样子,今天应该也没有结果。

几个人也不客气,一进屋子就围坐在炭火旁边取暖,大声嚷嚷,把我和凌子当成了空气,根本就不理睬。

看到这些人,小狼崽似乎很害怕,一声不吭地偷偷缩在我宽大的狗皮衣里面,一动也不敢动。

我们很不高兴,但是对方人多,而且还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我们这两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屁孩子,估计他们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更何况在这深山老林里发生什么争端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所以我们便不再理会这些人,自顾自地躺在破木床板上。

凌子走了一天,精神疲惫,所以很快就睡着了。我却一点儿睡意都没有,其实是根本就不能睡。要知道,这种盗猎的人都是心狠手辣的,万一趁我们睡着想抢东西杀人灭口那就糟了!

小狼崽从我的衣服里拱了出来,一声不吭地趴在我怀里。

我轻抚着小狼崽的头,脑子里不由得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一幕,依然觉得脊背发凉。这毛茸茸的小家伙虽然看上去很可爱,可是总让我觉得很不安。

那些人折腾了一会儿,也就各自找地方睡觉去了,各式各样的鼾声开始此起彼伏。

看来是都睡着了,只剩下我一个人跟小狼崽大眼瞪小眼的,真是悲催啊!

突然,火光中小狼崽亮晶晶的眼睛又一次变成了人的眼睛,而且还露出一副狡黠的表情。

我一惊,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那小狼崽一转身轻轻蹦到地上,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一回头又朝我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随后几步跑到门边,从破木门下面的洞里钻了出去。

什么意思,是要让我跟出去吗!这诡异的狼崽子究竟想搞什么名堂!会不会外面已经布置好了天罗地网,就等着我进去了!

我看看熟睡的凌子,没心没肺的样子真让我羡慕。也不知道这小子有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对劲,真是的!

思忖再三,我还是决定出去看看有什么鬼名堂,但是我不会走远,只在门口就行。

我偷偷溜了出来,靠在门边张望。

由于这里是还未开化的深山,污染雾霾之类的东西是绝对不存在的,所以只要是晴天,月光遍洒雪地,会如同镜子一般透亮。

那小狼崽子早就没了踪影,我心中不由得一阵气愤。

这小瘪犊子,既然把老子引出来,那有啥事儿就明说呗,故弄什么玄虚呢!

就在我心中暗暗咒骂那小狼崽子的时候,身后的木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只见凌子被五花大绑地推了出来,身后跟着那些端着枪的盗猎者。

“你们想干什么?”我厉声问道。

“少废话,把那天狼崽子交出来,要不然……”一个满脸横肉,看上去是头领的人用枪指着凌子的太阳穴说:“你这个同伙就得死!”

“什么天狼?”

“别跟我装蒜,就是你身边那只小狼崽子!”

“那不是天狼,额头上没有红毛!”

“哼,你懂个屁!我们在这深山里已经观察了很久了。天狼小时候就是这样,跟普通狼崽子没区别,长大以后才会分黑白,长红毛。”

“原来是这样,看来你们早就盯上我们了。”我恍然。

“没错,你们这了两个臭小子运气真好”那家伙咬牙切齿地说:“刚来而已,竟然就有天狼送上门来!开始我们以为你们拿了什么高科技武器呢,看了半天才发现你们居然连枪都没有,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别把我们跟你们混为一谈,我们可不是利欲熏心的偷猎者。”

“少废话,赶紧把那小崽子交出来,不然我开枪了!”

我看着凌子说:“你怎么这么笨,平时得了吧搜的,现在几个毛贼就把你绑了,你丢不丢人啊!”

“没办法,困啊!”凌子一点儿也不在乎顶在太阳穴上的枪,语气平和,还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小子,这么嚣张,难道不怕我手里的枪吗?”那人诧异地看着凌子说。

凌子不屑地说:“习惯了,就这么嚣张,你奈我何?”

那人冷笑着说:“我今天就看看你能有多嚣张!”

“哎!”凌子说:“别说我没提醒你,识相地话赶紧把我放开,不然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哼,不自量力!”

眼看着那家伙就要扣动扳机,我也做好了准备。这帮不知好歹的家伙,我就让你们知道知道爷爷的厉害!

“啪!”那人手中的枪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打到了半空,在半空中转了几个圈,随即落在了雪地上。

“谁?”那人看看周围,可是他身边除了凌子和他的伙伴们,并没有别的什么人。他的几个伙伴也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凌子趁他们恍惚的空当,急忙撒开蹄子跑到我身边说:“看不出来啊子轩,简直光速啊!”

我一脸蒙圈地看着凌子说:“刚才不是我。”

“什么,不是你!那……”

凌子话音未落,只见那已经消失的小狼崽不知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在那几个人面前身子一抖,竟然瞬间就变成了成年狼的大小。全身雪白的毛与大地几乎混为一体,是的血红的眼睛和额头上的红毛更加显眼,显得威风凛凛。

“我去,真的是天狼!”我惊道。

那些人见此情景,都把枪和捕猎工具准备好,准备围捕天狼。

那天狼一点儿也不害怕,双腿一曲,竟然一跃而起,竟然一下子就跳到了旁边一棵高大的松树上!随后一仰头,扯开嗓子发出凄厉的狼嚎。

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我们感到脚下的雪开始抖动。随即就看见四面八方几十只有黑有白的天狼朝我们这边狂涌而来,将那群盗猎的家伙团团围住,露出龇牙咧嘴的恐怖表情!

打过猎的人都知道,要是被群狼围住,一般来说只有死路一条!

那些人明显慌了神,但都不肯认输,纷纷举起手中的抢想狼群扫射。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雨点一般的子弹射向密集的狼群,可不管怎样,就是打不着一只狼!那些狼脚下的步法非常奇怪,轻轻松松一闪,就躲过了射向它们的子弹!

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些人的子弹就没有了。看着朝他们一步步逼近的狼群,很快就崩溃下来,跪在地上。

那树上的天狼轻轻落了下来,群狼一见到它,全都恭恭敬敬,看来这就是天狼王了。

狼王恶狠狠地看着那群人,忽然两条后腿伸直,身子竟然直立起来,像人一样踱着步,微张开的狼嘴里竟然发出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与族群只因为要避天劫躲在这里,从未惊扰过人,可是却偏偏碰上你们这群家伙!”

“狼,狼会说人话!”那为首的盗猎者吃惊地看着狼王。

“我们不愿与人为敌,所以处处忍让,从未伤害过人的性命!可是你们这群利欲熏心的家伙,为了我们的血肉皮毛,竟然不断围捕,难道真想要将我们赶尽杀绝吗!”

那几个人早已吓得面无血色,跪在雪地里全身如筛糠一样抖动着。

“本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们今天的结果都是咎由自取的!”

“不,狼神!”那头领磕头如捣蒜一般:“我们错了,求求你饶了我们,我们保证再也不敢了!”

狼王盯着那群人看了一会儿,无奈地摇摇头说:“罢了,杀了你们这几个家伙,会坏了我千年的修为,实在不值得。不过我警告你们,如果以后再敢打我族群的注意,就算没了修为,我也要让你们不得好死!”

“是是是!我们发誓,再也不敢了!”那群人急忙说。

众狼在狼神的指示下,让出了一条路。那些人急忙屁滚尿流地跑了。

狼王动了动身子,并没有理会已经目瞪口呆的我们,而是来到一个大树桩旁像人一样坐在上面!一片耀眼的白光闪过,狼王竟然变成了一个白衣银发的美貌女子,退去红色的眼睛犹如星辰一般闪亮,淡淡的珊瑚色嘴唇弯成一抹微笑。

狼群们围坐在女子身边,显得十分亲昵。

“请问女王大人,我们可以离开吗?”凌子试探地问道。

狼王向我们扫了几眼,最后把目光定格在我身上说:“你也不是人?”

我急忙点点头。

“那你是什么,妖还是魔?”

我叹了口气说:“说实话,我自己也不知道。”

“既然已经不是人了……”狼王看了看我身边的凌子说:“为什么还要跟这吃阴阳饭的道士混在一起?”

“好基友一辈子!”我说。

“什么?”狼王一脸迷茫。

我笑笑说:“尊敬的女王大人,俗话说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但是那毕竟是少数不是吗,咱看问题不能以偏概全您说是吗!其实人类并不是都像你想象的那样不堪入目的,更何况我以前也是人,跟我的好朋友在一起有什么不对的呢!”

“就是就是!”凌子接口说:“咱们也相处过,你觉得我们像坏人吗?”

“那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长长见识,看看神秘的天狼究竟是什么样的,真没有恶意。”凌子说:“实不相瞒,山下不远处的小村庄就是我们的家乡,所以我们不希望村里的人受到任何不好的伤害。再说了,如果我们不来,女王大人不就享受不到烤兔子的美味了不是!”

狼王用丁香小舌轻轻舔了一下嘴唇说:“哼,那你们现在放心了?”

“女王大人这么大仁大义,我们放一万个心了!”凌子说:“如果没什么事儿,那我们就先走了。”

狼王轻点了一下头,便转过脸去不再理会我们。

“凌子,这天狼究竟是什么名堂?”下山路上,我问凌子。

凌子说:“大概是极有灵性的珍稀狼种吧。来到这里只是为了躲避天劫。”

“什么意思?”

“凡是由动物修炼成人形的妖魔都要经历天劫,躲得过的话,修为就会更上一层,躲不过就会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我大吃一惊:“不会吧,那我现在岂不是……”

“放心,你本来就是人,用不着经历天劫的。”

“那还好。”我松了口气说:“我现在只想找到办法赶快变回人,这样就能跟尹玲表白了。”

“一定会找到的,放心吧。”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

《老子是癞蛤蟆》

美女图片

美女

标签:
友情链接+
爱妻小说 海信空调保养公司 女人隐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