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汽车图片

不离鬼

来源:瞄你车 时间:2019年10月21日

我在这这片湖泊附近等了六十多年了,旁边的景物早已面目全非。

可是我的啊清怎么还不来找我,我们约定好在这里见面的啊!是不是这里变得太快我的啊清找不到回来的路了呢,旁边的人来来往往可是始终没有啊清的身影,啊清你知道吗,我好想你,可是都六十年了你为什么还不回来找我。。。

啊清是个记者,我们初见时是在我家,我爸爸是个富甲一方的商人,他给孤儿院捐了一大比钱后报社就打电话来说要采访他,啊清就是当时报社派来的记者,那时我刚从学校放学回家,刚走进门便看到了啊清,他坐在我爸爸对面的沙发上拿着笔和本子认真的记着我爸爸说的话,许是听到脚步身他向我的方向看了过来,习惯性的抽了抽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带着阳光般的笑容看向我,就是那个笑容,让我毕生难忘。

从那以后我发现我爱上了那个笑起来像太阳一样能暖化人心的男子。我时常会去他工作的报社找他,慢慢的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们那时的人思想很封建,总觉得一个女孩子就应该好好呆在家里,向我这样粘着一个男人的女孩或多或少都会被说三道四,可是我不怕,我爱啊清再多的流言蜚语我也都不去理会,就这样我们一直以朋友的身份相处着。

可是这却给我的啊清带来了困扰,啊清在工作上一直很认真也很出色一年后他升职了,嫉妒他的人都在背后传他是靠着我的关系才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的,渐渐地所有人都开始慢慢的疏离他。明明不是这样啊,我也想过靠我家的关系给啊清升职,可是我的啊清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在我刚提出他就拒绝了并且还好多天没理过我。

我没想到现在却因为我的关系,让我的啊清陷入了这么尴尬的境地,我想要跟他的同事解释不是这样的啊清不是靠我的关系升职的,可当我急匆匆的跑进报社时啊清把我拉了报社门外一条安静的小巷子,我对他说“啊清,我要给你去跟他们解释,不是那样的。”

啊清低着头没出声,许久后才抬起头看着我说道“小雅,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说完转身就走。

听着他的话我呆愣在了原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暗自流泪,我听啊清的话从此再没去找过他,可是我时时刻刻都想念着他,不久后我生了一场大病昏睡中的我一直在叫着他的名字,我爸爸心疼我便派人去把啊清叫来了家里。我醒来时看着坐在我床边的啊清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带着哭腔看着他说“啊清,你来啦。”

啊清笑笑揉了揉我的头发“傻瓜,你生病了我自然要来看你了。”又是一阵沉默他说“小雅,我们在一起吧。”

我惊喜的看着他,不敢相信再问了他一遍“真的吗?”

“嗯”他笑着点点头。

我们确认了恋爱关系,日子就这么快乐又平淡的过着,可是快乐的日子总是很短暂,日本人入侵中国东北战事连篇,他把我约到了我们经常见面的湖边,我们面对面的站着他抬手捋了捋我被风吹乱的发丝,依然带着那抹温暖的笑容看着我他说“小雅,我要走了,我要到抗战地当前线记者了,你等我,等战争结束后我就来这里找你。”

“嗯”我低着头,我知道他决定的事情我不能改变分毫,他走了,而我每天都会来这里等他,等了一年又一年,现在是整整六十年了,可是为什么他还不来。

再有一个小时我的时间就到了,他再不来的话我们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了,当年他走的第二年我就生了一场重病死了,就在鬼差来带我去投胎的时候我苦苦哀求着他们让我晚点去投胎,我把我爸爸烧给我的所有钱都给了鬼差后他们才多给了我六十年的时间,说六十年之后就会来把我带走。于是我便用了六十年在这湖边等待着,等待着我的啊清赶快回来,至少能能让我见一面我也就能安心的离开了。

在这六十年的等待里我受尽无数孤独,从我身边经过的人们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的声音。

“你在这里等人吗?”

这声音好熟悉,我赶忙抬起头看着坐在我身边的男子在我看到他那张熟悉的脸时激动的抱住了他,头埋在他的肩头哭了起来“啊清,你终于回来了。”

旁边的男人静静的坐着,等着我哭完他从口袋里拿出手绢递给了我“我不是啊清,可能我跟他长得很想,当是抱歉我不是啊清,我叫季清。我刚搬来这附近的小区。”他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房子“从我家阳台刚好能看到这里,我看你每天都坐在这里好像是在等人,就想过来跟你说一句你等的人可能不会来了,要是他能来的话肯定来了,你回你该去的地方吧。”

“季清,季清,你真的不是我的啊清吗?”我苦涩的笑了一声“也是,你肯定不是我的啊清,我的啊清是不会骗人的。可是你不是啊清的话我的啊清会在哪儿啊?”

他只是笑笑,那笑容竟跟啊清的那么相似,笑起来同样都是暖暖的。他说 “你走吧,去投胎吧,你在人世间待太久总是不好的,一不小心被太阳晒到你就会魂飞魄散的。”

是啊,这六十年来我一直小心的躲着太阳,不过我不是怕魂飞魄散而是怕我的啊清来了找不到我。

我有点奇怪的看着他,“你为什么能看得到我?”

他抓抓后脑勺“我从小就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说完呵呵的笑了起来,“如果我真的跟啊清长得很像的话你就我把当成是他吧,不要留下遗憾,他们就来带你走了。”他看着我的身后。

我寻着他的目光望去,六十年前的那两个鬼差准时来了,看来我真的得走了,我的啊清啊,我们来生一定要再相见,到时我们不要再分离了。

啊清在六十年前就死了,季清就是啊清的转世。

作者寄语:呀呀呀,我又来了,还请各位多多支持,么么哒爱你们。

性感美女

美女图片大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