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汽车理赔

如果有来生,希望我们都能幸福

来源:瞄你车 时间:2020年02月28日

血泊里,从车里收音机里传来宇桐非的《七月七日记》:每一次想起都让我无法呼吸,总是会翻开七月七里的日记,给了我浪漫开始遗憾的结局,像流星划过的美丽......

点击查看套图

林梓维跪在夏小汐的身边,看着夏小汐的泪滴在了自己掌心。说不出的疼痛,说不出的悔恨,说不出的愧疚

林梓维,靠过来。夏小汐借着自己最后的一点气息想让林梓维靠自己更近一点。吓傻的林梓维正准备靠过去时,程韵从车里跳出来,拉开了林梓维,怒吼道:八婆,要死赶紧死,别碰我男人!路旁的观众,吓得木木地定在那里,夏小汐眼里最后的一丝光芒,望向林梓维,充满了绝望

警车和救护车在夏小汐死后片刻才刚来,程韵被带入警局,但夏小汐却连上救护车的机会都没有。

.....

你说到底是怎样激烈的争端,非得要用杀戮才能解决?

被抓进警局的瞬间,程韵一下子蒙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故意把车驶向夏小汐,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为什么开始撞向她时她还要故意提速,警官也很是诧异,怎么就有人能那么大胆在光天化日之下故意开车撞人。

你为什么要开车撞她?警官竖起他的八字眉严肃地问程韵。

因为我恨她。程韵答得时候很自然,丝毫没有一丝害怕。

为什么恨她?

因为我的未婚夫心里还有她,晚上睡觉都还念叨着她的名字,所以我就干脆把她杀了。

你未婚夫心里还有他关那个女的什么事?警官有点恼怒这个做事冲动、不顾后果的女人。

因为我好不容易把我的未婚夫抢过来,但她还是不肯死心,想要和我未婚夫旧情复燃。

身旁的那个女警官有点听不下去了,大声训斥道:这么说你还是小三,那你怎么那么嚣张?

程韵怒怒地反驳道:小三又怎样,能抢得来的就是我的了。

女警官听完更怒了:那你干嘛要撞死她,人家能旧情复燃说明那也不是你的了。

不,不,林梓维只能属于我一个人的,只能属于我一个人的,我一个人的......程韵歇斯底里地哭着呼喊着。女警官看着程韵,突然由刚才的愤怒变得有点心疼她了。

(二)

经过法院一致决定,程韵被判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梓维。林涣轻轻地走进林梓维身旁,看着满脸胡渣、蓬头垢面的儿子心如刀绞。

爸林梓维像个六七岁的小孩,扑进爸爸的怀抱,失声痛哭。

儿子,哭吧,都哭出来。林涣紧紧地抱住他的儿子,这二十多年来,只剩他俩相依为命,林涣心里觉得自己很是愧对儿子。

爸,小汐死了。爸,小汐死了......

我知道,我知道,儿子!不知为何,林涣的眼脸突然被打湿了一圈。那个叫夏小汐的姑娘,不止林梓维深爱着,连他老爸也很喜欢这个儿媳妇,他总感觉这个儿媳妇就是他失联多年的女儿,那双和梓维长得一模一样的眼睛,总是会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他那个机灵可爱的女儿林梓熙。每当小汐喊他叔叔时,他心里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心痛。他慈爱地唤她熙儿,纵使他知道那个是他未来的儿媳妇,不是他的女儿。

她是因为我死的,爸,她是因为我死的......林梓维哭到连头发都湿了,尤其是当他说到小汐是因为他死时,那泪珠从未有如此奔涌过。

儿子啊,那你怎么要抛弃小汐,跟那个恶毒的女人搞在一起?

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和小汐在一起时我只知道我要保护她,不让她受伤。但和程韵在一起时,我有了和小汐在一起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好像和程韵在一起才是真正的爱情。

儿子啊,爱情是什么?终究不是要找个人平平淡淡地过一生嘛。林涣突然长叹了一口气,他想起了夏美,那个曾说要和他一起走一辈子的人,却在共度七年后便因受不了林涣破产后的贫穷离他而去。爱情,是不是在面包面前显得一文不值?林涣默默地流下几滴泪。

......

开门,开门!来了,来了。林涣放下手中餐具从厨房出来开门。

林涣推开门,目光一下顿住了。经年不见,夏美还是那样的美丽,白皙的皮肤上除了多了几条眼尾纹,其它都还是一如十八年前那般美丽动人。林涣一时看呆了眼,夏美也是一样呆呆地愣在那里,但过了一会儿,她就清醒过了,破口大骂:我离开后你找的是什么女人,生的是什么儿子,找的是什么媳妇,竟把我的女儿撞死,你们赔我女儿啊,赔我的女儿!

林涣一下震住了,呆呆地问:你的女儿是谁啊!

小汐,夏小汐。

林涣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小心翼翼地继续问道:是不是我们共同的女儿,梓熙?

你说呢,林涣,你说呢?我生完熙儿后就结扎了,你说那是不是你的女儿啊!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当初为什么就不能争气点,为什么不出来找我,你知道我一个人带着熙儿生活有多困难吗?夏美歇斯底里地指责,林涣呆呆定在那里,伸手把夏美抱进怀里。但身后的林梓维,听着他们说的第一句话到最后一句话,手中的盘子不自觉地掉了下来,泪眼婆娑地望着他想了十八年又恨了十八年的妈妈......

(三)

梓维蹑手蹑脚地走到他父母面前,用力分开他们,把他爸爸拉到身旁,故作镇静地说:我欠妹妹的,我会自己还,但你没资格对我爸爸凶,当初离开我们的是你,对不起我们的也是你!

梓维,不许你这么对妈妈说话。林涣看着儿子对他妈妈的态度,心里头很是心疼。

梓维,你是梓维,我的维儿,你知道妈妈有多么想你吗?夏美想过去抱住梓维,却被梓维冷冷地拒绝了。

如果你想我,如果你爱我,那你就不会抛下我和爸爸带着妹妹离开。我也不会和妹妹相恋,妹妹也不会死。梓维说到这,脸色发白地肃在门口,好像只要有一点风,他就会倒下。

什么,什么,那个负心汉竟然是你你和你妹妹罪虐啊,罪虐!夏美受不了刺激,昏倒在地......

梓维也跟着倒下来了

林涣在医院里,左手边看着前妻,右手边又守着儿子。他奢望了十八年的团圆竟然是这种方式实现。如果可以,他是多么希望自己还只是一个人带着儿子相依为命,然后幻想着记恨着前妻带着女儿过着幸福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女儿被杀,准儿媳进了监狱,而且,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又曾整夜的他不知哭了多少回,双眼浮肿得像一粒小黄豆,乌黑的头发也多了几根白丝。

林涣一下看着儿子,一下又望着前妻儿,不知为何突然站起了身,留下一张纸条,往准儿媳所在的监狱走去。

爸,你来看我了,爸,梓维呢,梓维来了没?程韵看见准公公带着饭菜来看自己,喜出望外。

梓维身体不舒服,现在在医院,所以只能让我来看看你。林涣说得那么淡然,还夹杂着一丝感情。

梓维怎么了,严重吗?怎么都住院了?程韵听到林梓维住院了,心里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虽然自己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但心里头还是挂念着担心着自己的未婚夫。有那么一瞬间,她后悔了,如果当初她没开车撞向夏小汐,那么此刻,她就可以守在病房照顾她的林梓维。

没事,就一点小病,你别担心了,你先照顾好自己吧!来,这饭菜赶紧趁热吃。

好,好,我现在就吃。程韵打开饭盒,看见那么丰富的菜肴,心里头满是欢喜,狼吞虎咽地就把它全部吃完,也毫不顾忌自己的吃相。也许她真的是太饿了,也许真的是是她太久没看过这么丰盛的饭菜了

林涣看着程韵,望着她对自己的那份信任和天真,心里不知又被什么滋味缠绕,有那么几秒他想让程韵赶紧把饭菜呕出来,但一想到自己的女儿,他又冷漠地回头离开,走出警局,回到自己的小房子里,林涣毫不犹豫地服下自己准备好的毒药......

(四)

程韵,程韵!林梓维跟着他妈妈急急忙忙地跑到监狱,看到程韵正在被狱警们抬去验尸,那种不好的预兆好像即将要实现了。林梓维火烧火燎地想要尽快找到自己的父亲,拔腿就跑。而他身后的夏美,拖着虚弱的身体苦苦地追赶着他的步伐。

爸,爸......林梓维推开家门,发现他的父亲已倒在地上了。此刻,就像天空突然倒塌在脚上,林梓维一下坐在了地上。夏美气喘吁吁地追上来,看见这一幕,她提着心脏小心地走到林涣身边,蹲下身子,用手指去他鼻口试了试,已经断气;再俯下身,听他的心跳,寂静得如一滩死水,她的身子瞬间冰凉了。

这是林涣家吗?我们怀疑他与一个女囚的死有关,要来带他问话。林涣家门口,被一帮警察所围住。

你要找林涣是吗,是吗?你去找啊,你去找啊,他已经死了,你去找啊,去黄泉路上找他,把他抓回来啊,把他抓回来给我啊!林梓维突然站起身,像一个疯子一样揪住那个问他们话的警察,边哭边喊。

夏美赶紧过去拉开儿子,哭着说:维儿,别这样,别这样,你爸在黄泉路上也不愿看到你这个样子。说完她把林涣留下的纸条递给了警察。

洁白的记事本上,写着林涣的行楷字体:

儿子,爸爸对不起你,给了你一个不幸的童年,又没能保护好你脆弱的青春,爸爸亏欠你的,让爸爸下辈子再来还你。梓维,下辈子继续做爸爸的儿子好吗?让爸爸再去好好爱你,这辈子让你受了太多苦。人人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但我每次跟别人提起我的儿子,我都会很自豪地说:我的儿子既像男子汉一样跟我一起支撑这个家,又像小棉袄一样温暖着我。

夏美,老婆,还能让我再这么叫你吗?就算是最后一次。那天听你讲完后我才知道是我破产后的自暴自弃让你心凉,让你离去,但我又没去将你找回,是我对不起你。我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等我,而我还一度的埋怨你贪财爱富,恨你抛夫弃子。我没能好好地保护好你和女儿,是我欠你们的,尤其是我们的女儿。这一生,我为女儿做得太少了,是时候我该尽下做父亲的责任了,我不能让我们的女儿就这么白白地死去,血债血偿,我要去找程韵为我们的女儿讨回公道。帮女儿报完仇恨我就下去陪女儿,别让她一个人太孤单,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在她身边,她一定很想爸爸了,我要赶紧下去陪她保护她。

还有梓维啊,你也别恨你妈妈了,爸爸走后,好好跟你妈过,别让爸爸担心。你妈是爱你的,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不爱孩子的父母,只是有时情况逼不得已。好了,不说了,晚点你们就要醒来了。

林涣绝笔。

......

警察看着手中的这张纸条,眼眶红了一圈,他小心翼翼地把纸条还给夏美,带着队伍离开了。

这场虐心的爱恋,终究剩下了什么?破房子里,林涣躺在地上,林梓维跪在一边,而夏美,瘫坐在门口

标签:
友情链接+
明星美女图片 夏季工作服价格 丝袜高跟鞋 数显布洛维硬度计 电磁炉铜火锅 东莞工程车辆洗轮机 消防泵型号 日本道一区二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