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汽车保养

鬼话闲聊之近水含烟冷漠

来源:瞄你车 时间:2019年10月21日

忘尤见天迦黎已起疑,忙陪笑道:“神君有何吩咐?”

天迦黎并不睬他,注意力全倾在莫含烟处,“她是何人?之前怎没见过?”

“她……是小神的一位朋友,说是想看看神君府,所以小神便带她过来瞧瞧!”忘尤替莫含烟隐瞒道。

天迦黎哼哼,也不知是信还是不信。

不知为何天迦黎觉这道俏影异常熟悉,让他有股激动又揪心的感觉,他不知这感觉打何而来,却已忍不住开口道:“转过身来!”

莫含烟的心噗噗直跳,闭眼深呼吸。

她本打算看他一眼就走,毕竟失忆后的他不是真正的他,可要面对现在的他,她心里着实没有准备。

见她忤作着没有动作,天迦黎不免生怒,“你一介小神,见了本神君,为何不行跪拜?”

莫含烟红唇紧咬,现在的他明显与以前不一样,高贵的身份让他越发清冷疏离。

莫含烟幽幽转身,敛眉道:“小神,拜见神君殿下!”

天迦黎瞧着她的动作,表面看虽做得恭敬,实则态度不卑不亢。他不满意,甚至觉得她大有忤逆之态。俊眉蹙紧,摇头道:“不合礼仪!”

莫含烟一怔。

在她印象中,他还从没让她给他正式行过礼,就连在万莲山的拜师会上,当着那么多人面,她也只是象征性地朝他拂拂身。他一惯宠着她护着她,哪里像现在这样冷淡严肃过。

莫含烟心里着实不服气,不由缓缓抬头,眸光恰好与天迦黎对上。

“你是……”天迦黎在看清她的脸时,隐约觉得这张脸异常亲切,有种想将她拥入怀中的感觉。

只是碍于他现在的身份,他不得不矜持克制这股念想。

忘尤心急,见这两人像是扛上了,抢在莫含烟前道:“她是小神的朋友!”

也不等莫含烟承不承认,攥住莫含烟的一条手臂拖着就走。

天迦黎眸光落在忘尤拖着莫含烟的手上,瞳仁眯,眸光陡然一冷。

有种想将那只咸猪手剁下的举动。

这两人居然当他面第三次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他也不知自己怎么的,没等想清楚怎么惩罚不识场合的两人,白袖一挥,一道光束飞去,硬将拉扯不清的两人瞬间分开。

莫含烟心神恍惚,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袭击,防不胜防,脚步趔趄,身躯直往一边倒。

忘尤担心她摔着,上前扶她,没想到还没碰到她,怀中的人已不见,转首一看,她人已在天迦黎怀中。

熟悉的气息让莫含烟心跳加速,温暖的怀抱是她魂牵梦绕的期盼,她做梦都想见他,此时终于见到了。她高兴。

鼻翼抑制不住发酸,眸底隐隐有泪滚动。

尽管他已失忆,也不全然对自己没有感觉。

终于控制不住内心呼喊,喃喃唤道:“师父!”

天迦黎面色一变,愣愣地望着怀中的人儿,一脸不可思议,继而手一松,莫含烟被他甩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

站在一旁的忘尤和龙轻灵,两人不约而同下巴掉一地。

忘尤见天迦黎能在危难时刻接住莫含烟,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以为天迦黎即便失忆,对莫含烟的感觉还在,可此时,天迦黎转而突变的举动,又让忘尤吓一跳。

龙轻灵更是不敢相信。这位平日让人敬畏得不得靠近半寸的大神,今日的举动一反常态。不但与昔日的好友抢人,而且抢得还是个大男人,却将她这位娇滴滴的大美人冷落一旁,气得她小嘴都快歪了。

正在生闷气间,又见天迦黎将怀中的男人突然甩出去,乐得她拍手。

“含烟,你要不要紧!”忘尤步上去将莫含烟扶起。

见莫含烟一张俏脸煞白,嘴唇已咬出血丝,料知她心里爱恨交集,忙安慰她道:“我早说过他与之前不一样了!”

莫含烟愣了愣,似乎听了进去,忙抽回手,推开忘尤,一步步朝天迦黎步去。

“师父,我是莫含烟!你当真连我也不记得了!”

天迦黎本以为自己对这女人会是一种特别的感觉,直到她唤他师父,才让他不得不清醒,将她甩了出去。

“嗯!”天迦黎轻应。

既然是师徒关系,那就更不能走得太亲近。

龙轻灵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三人,这会才发现眼前的男人是这般的眼熟,细细一想,这不就是在无忧岛养病的那个女人么?

龙轻灵顿时牙齿咬得咯咯响。

自打天迦黎回到神宫,她多少已知天迦黎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居然是为了这个女人!

等等事情好像不太对,这女人怎会出现在这里?难道神祖一早就知道这两人的关系?完了,自己连下手的机会都没有了!不行,她不能就这样认输,黎哥哥是她的,从前是,现在是,将来更是!

看这女人不过刚成神的样子,修为定不怎样,对付她总比对付当年的云水洛要容易!

龙轻灵心里已有打算。

莫含烟不知自己是怎么被忘尤带回府邸的。

她失魂落魄地坐在窗前,像是在看窗外的风景,实则没有一处景物能入她眼底。思绪放空,脑海里想得依旧是天迦黎甩他的那幕。

他不要她了!那么冷,那么淡,那么疏离的眼神,让她的心冷得缩成一团。

她不死心地唤他师父,为了就是提醒他两人即便没有那成关系,还有师徒关系在,可是他不但没有承认,态度反而比之前更冷漠。

泪水在眸底打转,终于抑制不住缓缓淌下。她觉得自己从没像这刻这般脆弱过,被神祖囚禁时没有,一个人度神劫时也没有,纵是他当着她的面挽着另一个女人,她当时也只是心里难过,因为她始终相信他。

可他呢?

忘尤见她坐在窗前几个时辰,如尊雕像般,不放心地步来道:“觉得闷就四处走走!其实不能怪他,他也不想失忆,偏偏这种事,就是发生了!”

忘尤大概也觉得心里闷苦。他这一生加在一起也没这一天给他的打击大,此时手里捧着个酒坛,不时仰头灌上一口。

莫含烟闻到酒香,思绪一点点游回,眸光落在忘尤手中的酒坛上,倏然间站起,一把夺过忘尤手中的酒坛灌了几口。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下午还有,感谢打赏此文,追随此文,评论、收藏此文的亲,爱你们,么么哒!一会见!

美女

标签:
友情链接+
虐心的言情小说 定做短袖工作服 人体张筱雨 500NM材料扭转试验机 铝镁锰 碳酸钙多少钱一吨 陶瓷基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