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汽车报价

守念

来源:瞄你车 时间:2019年10月21日

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

——楔子

三更时,窗外月隐云深,窗内孤灯一盏。若华已在放着许多女子画像的桌前沉沉睡去,风轻扣着窗帘,声音比蝉鸣声安静,让人不觉得聒噪。

禾蕊放轻了脚步,将放于椅上的衣袍轻轻拾起放在了他的肩头。回眼一瞥竟然发现他画的画虽多,却都是她一人,心里暗自叹息良久。

今日是禾蕊死后的第三年,她生前是若华的妻子,却红颜天妒,难产而亡。去世之后,本因投胎转世。不想因为若华执念太深不肯与她天人永隔,促使禾蕊魂魄久不离散,停留在了人间,一直守在他的身边。

三年了,若华的母亲知他一直没有娶妻心中不免着急,昨天夜里便给了他一沓女子的画像,苦口婆心劝说良久,若华才勉强答应下来。在一旁的禾蕊笑的开心,心里想如果若华能够相中一个女子,那么她或许也能放下内心中的束缚,再次投胎。

这天旁晚他与一名叫秋寒的女子有约于茶楼,可是不曾想要出发时候,若华进了当初和禾蕊一起的房间锁了门在屋里倒腾一阵子,出来的时候将白扇遮住了脸庞。

今日是中元节,一到入夜,各种花灯多的竟能将天边都染成微黄颜色。街上人来人往,才子佳人比比皆是。

若华今天穿了身好看的蓝色长袍,看着他的上了茶楼。禾蕊有点不放心,跟了上去。

茶楼今天比往常热闹不少,不过一阵阵聒噪的琴声传来,惹的不少人嘲讽。

若华遮着扇子,悄悄走近了一个雅间里,正巧也是琴声的源头处。开门一看,秋寒的穿衣搭配着实让人憋笑,衣为大红裳为大绿,脸上还戴着黑色面纱。见到若华的时候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将她脸上的黑纱取下,露出一脸麻子和红痘痘,眼神迷离,上下打量着眼前一的翩翩公子,一脸垂涎之色。

若华见她模样没多大反应,直径坐在椅子上。一把将扇子拿开,露出惨白瘆人的脸,然后佯装身的重病的咳嗽起来。

秋寒露出一脸惊讶问了句:“兄弟啊!人之将死还出来相亲也不容易啊。”语罢她凑了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句:“要不然我就从了你,好让你了心愿。”

若华听了她的话,笑了笑咳嗽着说道:“姑娘是不知道我这病啊,他传染人,你还是离我远点,免得让你那闭月羞花的脸上变的面黄肌瘦的。”

“哎,公子可怜可我还想活到八十岁,那就不失陪了。”语罢,遮眼着鼻嘴,大声的叫着身旁熟睡的婢女匆匆离开。若华一笑,心里暗想在这里算是遇到高手了。

他到湖边,正打算将脸上的妆容洗尽,再去街边酒肆买的两壶好酒。影子映在水面上,他突然之间一顿,看到就自己背后,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一愣,居然是禾蕊。立刻起身转头看,一下子没站稳掉进了水里。

若华显然不想挣扎,在自己还有一点意识的时候他仿佛看到禾蕊就在他身旁,嘴角总算有了笑容。

待他醒来是在第二天的晌午,明明自己是睡在自己家床上,却见陌生姑娘倚靠在木桌上睡的甚是沉,他亲拍她几下也不见醒,刚挪脚就发出动响,惊醒了 她。

她上下打量着这眼前的公子,皮肤白皙红色红润哪里有半分病色,打趣说道:“公子昨天早知道消息,会有个丑姑娘早你相亲,逃脱之后一个高兴就跑去跳河了?”

他突然之间笑了起来,啧啧感叹道:“昨日姑娘妆容样貌怎么与今日大不相同美了不少呢。”

至于后来他们聊的什么禾蕊都听得不太清楚,她伴了若华三年,他除了凭日里的公事一有空闲就窝在家里画着她的画像,画中之人虽带笑容不过强颜,一如平日里的若华。

而今日他是真的笑了,令他笑的是一个可爱的女子,一如往昔的禾蕊一样。

以后的日子里,禾蕊依旧守着他,看着的他们山盟海誓,长相厮守。她默默的想等到若华成婚之时自己便去轮回之地,了却一世情缘。

可不曾想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日,若华与秋寒相邀泛舟赏景步行走到街上的时候,当朝丞相的马突然受惊,朝着若华冲了过来,此时是傍晚,阳光没那么刺眼,禾蕊出现的时候,竟被他看出了实体。

若华一愣,以为是梦在揉了揉眼睛。才敢却信就是禾蕊。马突然之间在离他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住了脚。

禾蕊也放心了许多,不过突然之间在马背上一股黑气窜了出来,向天际方向散去。她心一紧,追了过去。

黑气立于眼前化成另一个禾蕊,不过她面带凶戾,脸泛惨白。非常生气的问她:“你的夫君现在正跟别人卿卿我我,我都看不下去了,想来你的心中也是这样想的。何不让他下来陪你?”

“你到底是谁?”禾蕊问道。

女子笑的开心,瞥了眼她悄悄说道:“我就是你而你也是我!这么说我现在杀将他二人杀了你应该没什么意见了吧?毕竟你想的与我想的都是相同。”

禾蕊大喝一声:“我看你敢!”

“有什么不敢的,不想我去,除非我们同归于尽。”她轻蔑的看着她,一脸嘲讽。复而转身,又化成一股黑烟试图离开,可不曾想被一股白色的烟雾缠绕。也不知道打斗了多久,两股气流同时消失在空气之中。

若华成婚那日,依旧在回想着当日看到禾蕊的事,他也笑自己愚钝,夜晚露寒自己无意睡着,怎么觉有人为盖被。整个屋子弄的乱七八糟,却不曾想第二天却整齐有序,其实她一直都在,一直都没有离开。

那夜梦里遇见时禾蕊他最记得深刻的便是这句

:“我守了你三年,却不想你为我守一辈子。”

所以他与着眉目之间极像的秋寒成了夫妻,禾蕊的画像依旧保存的完好。可等来世便在无一个人了。

作者寄语:古言才是我的爱,如果喜欢我的文章,就请做评论,顺带给着赏赐。顺带支持一下《浮生梦长》!!!

美女

标签:
友情链接+